关于

七个男人八条命

01

    横山摇下车窗,一手扯开领带,试图让自己从暴雨来临前的湿热中喘口气。他左手边坐着的是丸山,东大的教授兼搜查一课特别顾问。他看起来有些紧张,所以向横山讨了一支烟。

    “怎么还没到?”蓝牙耳机里传来涉谷的声音。

    “在现场外面。叫他们赶紧把围观群众疏散了,这么多人是等着看戏吗?”

    涉谷应了一声。五分钟后,黑色保时捷才达到被警车与警戒线包围起来的三层建筑物前。

    涉谷正紧张地盯着监控,听见外头有人在喊横山老大,立马从指挥车上跳下来。

    “是这样的:犯人小早川良介,户主于二十年前收养的孤儿,有先天性残疾。十五分钟前领居老太太在楼顶晒衣服时从窗口看到良介动手殴打小早川夫人。等我们的人赶到时,夫妇两均已因被行刺抢救无效身亡,良介拿小早川家的女儿悠里做人质,威胁我们放他走。”涉谷简要地介绍了一下案情,方才转向丸山:“……我是涉谷昴。”

    涉谷的眉眼是很有杀伤力的那种漂亮,可丸山只是象征性地同他握了握手,倒叫横山有些意外了,起初听说这人私生活放浪、男女通吃时,还稍稍担心了一下自己班里几个大男人的安危来着。

    “有几分把握?”

    “不知道,等见了人再说吧。”丸山回答他。一个女警过来替他安装无线电设备,他顺手摘下眼镜。

    长得真像是狸猫成了精。

    “喂,你推荐来的这人真的没问题吗?”涉谷偷偷跟横山咬耳朵,“我刚可是摸到了一手手汗。”

    “是hina推荐的。”横山纠正。

    “有什么区别,你俩隔个十万八千里都能心有灵犀不是。”

    “……要不你上?”

    “别别别。”涉谷深知这人脸皮薄,在外人面前玩笑开不得,还是忍不住嘴贫:“我明儿起就在BOSS耳边吹吹风,把村上信五同志给您争取回来,免得您这怨妇气场影响全班工作效率。”

    “别是枕边风就行,不然我怕光一先生连全尸都不给你留。”横山开始打哈。

    “喂!你少造谣!!”涉谷跳起来,还担心地看了看四周有没有人听见。见横山这副无所谓的样子,转身气鼓鼓地回车上了。

    佩戴好设备的丸山有些奇怪地看着涉谷的背影,茫然问道:“出了什么事吗?”

    “没事,他一直那性子。”

    丸山笑:“看得出。”

    安田章大趴在百米开外的楼顶上,那里正是事发时目击者所处的位置。

    狙击镜中,小早川良介左手持一把20cm左右的尖刀,抵着小早川悠里的大动脉。

    “教授进去了。”

    “收到。”安田目不转睛。

    他的右手食指始终停留在扳机上,好像那一道弧形是世上最让人流连忘返之地。

    丸山在警员的陪伴下上了三楼,随后独自进了房间。

    他的第一句话是:

    “初次见面,不用紧张,我们谈谈吧。”

    “没有什么可谈的。要么放我走,要么她去死。”小早川良介语气意外的十分平静。

    而丸山有一把温软甜腻的嗓音,听起来毫无攻击性:“但这个交易不一定能够成立,所以我是被派来和你协商的,你看,我什么都没带。”

    “你是条子?”

    “不是。我可以直接叫你良介吗?”

    “……这种事随便吧。”

    “那良介也可以直接叫我maru哦。”

    “……”

    “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丸山似乎笑了,“没关系,我很多朋友也经常这么觉得。可以的话,我希望你不用太拘束。”

    这样如同两个刚刚建立起来关系的普通人在聊天一般的谈判效果居然意外显著,良介的表情明显出现了松动的迹象。

    “我可以坐吗?”

    “随便。”

    “那我就不客气了。”丸山一屁股坐在良介对面的床上,又指指女孩:“不如让她也坐下来吧,我看她脸色不太好的样子。”

    良介垂下头默默思索了几秒,带着人质退到了桌边上,让悠里坐着,持刀的手仍是不放松。但他的要害已经暴露在了狙击镜下。

    “让他再往前点。”安田直接对丸山下指示。

    丸山微微皱起眉头,但很快又重新控制了面部表情。

    “我可以问一下你的目的吗?”

    “目的?”话题突如其来的转变让良介愣了一下。

    “杀人的目的。刚刚我一路上来,看见了好几具尸体。”丸山问,“为什么要这么做?”

    闻言,小早川悠里忽然疯狂开始挣扎,良介一边死死捂住她的嘴,一边对丸山坦然道:“不是我的错,只是个巧合而已。”

    “巧合?”

    “当时我心情很不好。不巧的是,那老太婆过来一个劲的烦我,等我回过神来时,已经把她摔到地上了。”

    “然后呢?”

    “然后她一直尖叫,吵得我很烦躁,我就拿刀捅穿了她的肚子......真的很神奇,人的内脏就像绞着我的OO一样绞紧我手中的刀,你不会知道我有多痛快。”说到这里,良介突然停下来,露出一个诡异莫测的笑容:

    “你好像很感兴趣啊,难不成你也是个变态?”

    横山丢下耳机:“差不多了,准备收工。”

    “操,你是有天眼还是咋?”涉谷瞪大眼睛。

    横山继续交代道:“别忘了请丸山教授吃饭,这次有他大半功劳。”他走到外面,撑开一把透明雨伞,“我先走了,今天本来就是我休息。”

    涉谷还想再呸他几句,就听见耳机里传来了新动静。

    “……我不想和你搞这什么狗屁协商了,你赶紧滚,不然我把你俩一块杀了!!”

    小早川良介呼吸粗重起来,不知道丸山说了什么,显然是彻底被激怒了。偏偏后者还要火上浇油:

    “那个,好心提醒一句,外面都是警察。你以为你在杀光这一房间人后还能光明正大的离开吗?”

    “闭嘴!!!!”

    良介失控一般地像前冲去,试图把刀子刺进丸山的胸膛——就像对小早川夫妇所做的一样,简直轻而易举。

    下一秒,绚丽的血花在良介左肩上倏然间炸开,整个人都因冲力而向右仰去。

    在他倒下的同时,丸山与他擦肩而过,迅速跑过去捂住了女孩的眼睛。

    “没事了。”

    温热的血液在地毯上扩散开来,融进凹凸不平的纹理之中。

    候在房间外的警员听到声响随即破门而入,把痛得疯狂颤抖的良介制住,却没有办法堵住他从喉咙深处发出的仿佛野兽一般的嚎叫。

    安田受不了地摘下耳机。

    涉谷是跟着医务人员一块进来的,丸山重新戴上眼镜,一抬头两人就对上了视线。

    涉谷过了好久才便秘似地憋出句:“……你干得不错。”

    “谢谢。”

    丸山隔着一段距离,从胸膛中吐出口浊气,朝他若无其事的微笑起来。

评论(7)
热度(168)

© 甘南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