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太子退圈好多年4

#双玄+花怜
#架空娱乐圈

04

  师青玄眼睛一亮:“这不是花城吗?他旁边是?”

  贺玄握住收音麦:“他idol。”

  那厢花城跟在谢怜身后一步的距离,两人接连入场。谢怜惯来倒霉,一张口就吃了抔沙子,偏偏还得笑脸迎人:“大家好,我是谢怜。”

  花城直接就是无比敷衍的假笑了:“第一次上这个节目,还请大家多担待着点。”

  这个担待自然不是他自己。明眼人都知道,这个谢怜惹不得,于是甭管真情假意,马屁一骑绝尘。

  [又想起没念清老师的名言了:你这个年轻人笑容怎么这么不真诚?233]

  [啧,耍大牌还有一群nc粉前呼后拥的]

  [……前面那个低级黑是戚容派来的卧底吧]
 
  南宫杰等这几位大佬商业互吹完了后识趣地甩出第一个任务牌之后就匆匆退下,把舞台留给八人。师青玄伸手一捞,把任务牌接在手中,翻来覆去地看,奇道:“咦,怎么没看见字儿?”

  谢怜正好在他右手边,轻咳一声:“那个,你可以试试把它从中间打开。”

  贺玄站在师青玄左手边,面无表情地道:“傻。”

  [哈哈哈哈哈哈哈我青玄大宝贝儿同时被两个人嫌弃了]

  [小心翼翼提醒青玄的怜怜也好可爱啊!放心啦青玄一点儿都不凶的2333]

  [我竟然从我贺的语气里听出了一丝宠溺(dog.jpg)]

  [双玄头顶青天啊啊啊!(摇旗呐喊)]
 
  师青玄一点也不介意:“嗨,我这不是第一次接到任务牌太激动了吗?”他依谢怜言打开任务牌,念出声:“第一个任务:找到住处,准备午餐。”

  裴茗摸着下巴道:“看来要分为两组。”

  他和表弟裴宿并称大小裴,都是红得发紫的模特兼演员,据说家里还有个在军队里当高官的爹。

  一旁看似默默无闻的引玉其实是深资歌手,已经半退圈了,他的师弟权一真则是当下最受欢迎的小狼狗类型,就是在圈内风评不太好,据说是太不会看人脸色,全凭引玉一人罩着。

  而小太阳一般的师青玄,哥哥居然是娱乐圈三巨头之一的风水娱乐的董事长,从入圈以来就一路顺风顺水,人缘极好,虽然这些谣言其中有掺了几分水还难说,但至少在谢怜看来,贺玄与师青玄二人关系很不错。

  “我和贺哥肯定是要在一起的,4缺2,谁来组个队?裴大哥你们就算了。”

  贺玄推开师青玄的脑袋:“热。”

  师青玄笑嘻嘻地挽住他的肩,“多热会,热多了就不热了。”

  裴茗不乐意了:“我说青玄啊,你期期都这么针对我,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暗恋我呢。”

  师青玄哪怕他:“呸呸呸,谁暗恋你了!我要喜欢也是喜欢贺哥这样举世无双的好男人。”不等众人反应,又转过头去问谢怜:“老谢啊,你来不来?不来我就去找引玉和一真了。”

  谢怜心想我看上去应该不老吧,回头问花城:“三郎觉得呢?”

  他竟是不知不觉在电视上把花城的小名喊出来了。花城挑眉:“哥哥没意见,我也没意见。”

  师青玄一拍手:“那就这样吧!我们去找食物,搭房子就麻烦裴大哥你们了。”

  裴茗对这个损友的弟弟十分无奈:“成吧。”

  他在其余四人中咖位最大,一张口自然也没人会有意见。

  [三郎是在叫花花吗?!!天呐这对我站了!cp感太强!]

  [划重点:喜欢贺哥这样举世无双的好男人]

  [哪里好,器大活好吗(住嘴)]

  [我贺哪都好!]

  [天呐我才发现谢怜长得好嫩啊……百度上说他都三十多了。]

  [??我靠我一直以为谢怜才二十岁,而且看起来没打过玻尿酸啊?]

  [心疼一秒老裴233]

  师青玄找节目组借了辆路虎,贺玄开车,谢怜拿着摄像机,四个人就这么在茫茫沙漠中搜寻了起来。

  节目组当然不至于叫他们亲自去找吃的,这些基本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佬们会做饭就算难得了。所以在四人悠哉悠哉地欣赏够了大漠风光以后,师青玄就收到了导演的短信:

  “A组:在四人中挑选一人作为挑战者与射手进行射箭比赛,三局两胜,赢了后将得到丰厚奖励……你们谁会射箭?”

  他自动就排除了自己,想来师小少爷也的确没有接触这类运动的机会。贺玄和花城两相对望不知道用眼神在交流什么。

  谢怜倒是没打算推诿:“我会。”

  他过去的好哥们兼助理风信最擅长的就是射箭,自己被拖着去玩过几回,似乎战绩还算得上不错。

  花城闻言,面前一点也不意外。虽然没有明说自己会不会,但却看上去相当乐意看谢怜表现,道:“哥哥真是多才多艺。”

  一开始谢怜的确是不想让他一口一个哥哥来哥哥去的,总觉得躁得慌,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从花城嘴里吐出来,莫名地就显得无比缱绻。可花城那副男子汉大丈夫行得正坐得端的模样又让谢怜忍不住怀疑起自己来:到底躁个什么劲?这又不是爹妈那个情哥哥情妹妹的年代了。

  对方喊多了以后,他也只好试着让自己习惯,何况花城对他虽然有点好得过头了,但总的来说又中规中矩,谢怜有时也把他真当作了自己弟弟。

  “哪里,杂而不精罢了。”

  “改天哥哥可要教教我。”

  “好啊。”

  不知何时,窗外竟出现了一片草原,两个草靶子,以及几台摄影机。

  贺玄:“我是跟着导航走的。”
 
  师青玄拍了拍他的肩:“幸好贺哥你交代得早,不然观众都要以为你是节目组的卧底了。”

  几个人陆续下了车。南宫杰顶着儿童太阳帽,手里还捧着一碗吃了一半的八宝粥,显然已经等待多时:“都快过饭点了,我也不扯淡了,诸位你们谁上?”

  谢怜乖乖举手。

  南宫杰却不知为何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以前玩过?”

  谢怜点头:“就是不知道身体还记不记得。”

  与他比赛的那位蒙古大汉也走了过来,谢怜其实并不矮,可站在他面前也显得尤为娇小,双方友好握手时谢怜感觉手都快被对方捏爆了。

  花城眼眸微黯,却见谢怜不着痕迹地挣脱了开来,走到了指定位置。蒙古大汉冷哼一声,似乎对这个小白脸的懦夫行径很不满意。

  师青玄在一边跟贺玄偷偷咬耳朵:“贺哥你说,谢怜能赢不?”

  “能。”贺玄和他一起时莫名话多起来――虽然也是较他自己平时而言,“不然花城会上阵,他舍不得谢怜饿肚子。”

  “那贺哥你会不?”

  “会。”

  “那你怎么不上?!我还想看贺哥你大杀四方呢!”

  “镜头。”言下之意自然是要给谢怜一个表现的机会,不然哪怕他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观众不知道也是假的。

  贺玄和谢怜没啥交情,但花城明摆着就是这个意思:我要让人看到我idol世界第一好第一nb,无脑黑都给老子闭嘴。虽然这种心态有点儿像得了新玩具想要炫耀一番的小学生……

  “第一轮比赛!开始!”

  先手是蒙古大汉。在场没有人怀疑他的实力,所以在十环出来时,大伙都只是象征性地“哇哦”了一下。

  谢怜俨然八风不动,神色如常地开始取箭、拉弓。他看上去没多少筋肉,拉开几乎有半人高的弓弩却轻而易举。

  摄像机对着他的脸来了一个大特写,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气。短短十几秒的镜头,谢怜就收获了一堆颜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怜怜好帅!睫毛好长!!(怒舔)]

  [我靠原来是个金刚芭比?这么轻松的吗?]

  [颜控沦陷,和蒙古兄弟站在一起谢怜脸上简直就是镀了金]

   一群感慨颜的人字还没打完,谢怜就猝不及防地放了箭。

  箭出,破空,直指靶心。

  “十环!”

  谢怜长舒一口气,心道还好还好,接着师青玄就盯着星星眼扑了上来:“老谢你太棒了!高手啊这是!!”

  谢怜讪道:“高手算不上,运气成分居多。”

  毕竟他这个人别的都缺,就不缺霉运,在这种关键时刻还是很怕突然掉链子的。但是师青玄权当他是在自谦,心里更喜,暗道这朋友自己是交定了。

  第二轮两人都没发挥好,蒙古大汉八环,谢怜七环。

  第三轮的时候,师青玄又开始瞎紧张了:“贺哥啊怎么办万一输了呢?”

  贺玄:“那就去吃草。”反正草够多。

  师青玄:“???”

  这回蒙古大汉射出了一个九环,他挑衅似地冲谢怜那边看过去,谢怜只以微笑回敬。除非射出十环、二人平手,否则就只能是输。

  就在他准备上场的时候,花城却突然递过来一瓶水。

  “哥哥不用太紧张,你肯定能赢的。”

  谢怜失笑:“三郎这回可夸太过了。”

  花城挑眉:“我发誓,上天入地,你都找不到比我更真诚的人了。”

  谢怜忍不住摸了摸他的脑袋:“好吧,那就借你吉言了。”

  他喝过水以后,重新站回赛场上,取箭、拉弓、搭箭,一气呵成。

  只是他的眼神,从上场时,就变得不一样了。

  一旁的花城看似平常,实际上心如擂鼓,几乎要忘了怎么呼吸。他竟是在这一刻的谢怜身上看到了十多年前片场中身着华服、执剑拈花、从天而降的明朗少年的影子。

  惊艳岁月,举世无双。

  [天哪我好紧张!!!]

  [怜怜加油哇!!!我不想再让我贺饿肚子了]

  [加油啊啊啊!给怜怜打call!]

  能赢。

  当然能赢。

  那是谢怜!!!!!!

  “十环!!!”
 

  师青玄高兴得直接跳了起来,抓着身边的贺玄又摇又晃。谢怜却是第一时间去找花城的目光,恰好花城一直在看着他,两人目光对上,仿佛一切尽在不言中。

 

――――――――
灵文:请给我一副墨镜靴靴。
 

评论(31)
热度(722)

© 甘南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