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太子退圈好多年5

#双玄+花怜
#架空娱乐圈
#更新太虐所以发糖来了

5

  虽然回去时过了饭点,但几个人还是享受到了节目组提供的丰盛野味。

  师青玄还没擦干净嘴边的饭粒,第二张任务牌就从天而降。一回生二回熟,他接过道:“得,看来这期是针对我了……这个好玩!”

  他卖了个关子,没有直接念出上面的内容,而是一一传给众人。

   花城看了后淡然地挑了挑眉,没说什么。谢怜是最后一棒,接过后忍不住念了出声:“……真心话大冒险?”尔后茫然看向花城:“什么东西?”

   师青玄震惊:“老谢你不会没玩过吧?”

   谢怜是真的不知情。他三十多岁的老人家了,从十七岁息影开始就一直在为生计奔波,最坏的时候甚至去打劫……当然,没有成功。他平时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的尽量避开现代电子用品,尤其是通讯装置,所以消息闭塞不说,连朋友也只手可数,自然没有接触过这个游戏的机会。

   花城插话道:“牌呢?”

   他这话是对着师青玄说的,后者马上被转移了注意力:“哦对,节目组,牌!”

   谢怜心中也微微松了一口气。花城把手搭在他肩膀上,力度恰好的捏了捏,示意他放轻松。

   这一个环节没有台本,所以大伙都准备放飞自我。第一轮输的是裴茗,坦然地选择了真心话。为了节省时间,每次分别由每组派出代表来提问。

   贺玄十分不走心地问:“喜欢什么颜色?”

   裴茗也答得十分不走心:“蓝色。”

  [老裴你上周访谈才说的粉色(再见)]

  [为什么是粉色啦2333莫名可爱]

    轮到谢怜时,他也尽量挑了个无所谓的问题,对方照例敷衍过去了。可轮到权一真时,这小孩却道:

   “你有多少前女友?”

   “……”

   引玉啪叽一声捂住了额头。

   裴茗:“这个……”

   “你有多少前女友?”

   “我……”

   “你有多少前女友?”

   最后裴茗干脆自暴自弃了:“28。”

   权一真又乖乖坐了回去。至于28这个可怕的数字是真是假,则需要电脑手机前守着的各位网友去深8了。

  第二轮开始,这次是贺玄。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出的剪刀,语气中竟难得地带了一丝不情不愿:“大冒险。”

  师青玄:“贺哥你居然不选真心话!”

  贺玄看他:“就是不想让你问才选的大冒险。”

  师青玄:“……”

  目的被看破,他也有些自暴自弃了。在贺玄为众人搬来一箱矿泉水、唱儿歌、顶着兔耳卖萌后,师青玄鬼使神差地蹦出一句:

   “壁咚!”

   经历过三重摧残的贺玄看上去没有异议,点了点头。

  下一秒,他就把师青玄摁倒在了地上。

  这实在是一个过于暧昧的姿势,师青玄的头被贺玄托着,两人鼻子之间相差不过两厘米,他毫不怀疑如果这一段没有被cut掉的话自家哥哥看了一定会抓狂……但是现在师青玄根本无心思考这个问题。

  他只觉得贺玄的眼睛是两汪深潭,汹涌的暗潮仿佛要把自己连人带魂吞噬进去。可是一旦他鼓起勇气去主动探寻,贺玄居然又选择了后退。

  那双眸子再度恢复成古井无波、不食人间烟火的模样,好似其中的缠绵悱恻都是自己的一厢情愿。……又或许本就如此。

  贺玄把他从地上拉起来,实际上这个地咚只持续了半分钟不到:“抱歉,你最近。”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又没事,贺哥你可是我最好的朋友,朋友之间嘛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谢怜黑线:“青玄你喝口水冷静一下吧。”
 
  师青玄在心里给自己狂扇了一套降龙十八掌后止住了:“没事!来!咱们继续啊哈哈哈哈哈!!”

  第三轮,竟是轮到了花城。

  面对这位在场众人中后台最硬的大佬――不对,大佬本身就是一座移动炮台,硬成反装甲了都,包括节目组在内都是怀着想搞事又怕惹祸上身的心态。

  花城微一抬眼,漫不经心地道:“怎么,到我这就区别对待了?”

  这是开金口说可以搞事啊!!!

  节目组几乎要落下一把老泪,只希望那几个人怎么有爆点怎么来。

  然而最终还是不敢太嚣张。裴茗让他去帮化妆师妹子从卡池里抽出张SSR、引玉让他做一分钟俯卧撑、谢怜更是只让他对着镜头笑一下――统统毫无难度。

  贺玄:“在场选一个人公主抱。”

  花城:“……行。”

  他先是把在场众人扫视了几遍,反反复复挑来捡去,实际上只盯着一人看。

  节目组疯狂打手势:大佬!没时间了!

  花城视而不见。

  节目组无声嘶吼:爹!爹!Daddy!!No time!!

  花城装聋作哑。

  谢怜可不聋:“咳,三郎啊……”

  花城闻言却冲他粲然一笑,堪称勾人心魄:“既然如此,那么哥哥,得罪了。”

  谢怜:???!

  花城看上去身量就是个年轻人,力气却极大,一下就轻松地把谢怜揽了起来。两人紧紧相贴,谢怜甚至能听到花城沉稳有力的心跳。
 
  问题是他抱起谢怜后还在他耳边说了一句:“如何?”
 
  谢怜还能怎样?只得结结巴巴搜肠刮肚地憋出一句:“挺、挺好的。”

  他在花城怀里连手脚都不知往哪放,简直比僵尸还僵。实际上十岁以后,谢怜就再没有被人这么抱过,当真是极其新鲜又惊险的体验,虽然羞耻,但莫名不想撒手。

   权一真哒哒哒地跑到他们身边:“你耳朵好红。”

  谢怜还真的摸了一下:“啊,有吗?”

  权一真:“脸也是。”

  谢怜:“……这个嘛,呃……三郎你还是先放我下来吧?”

  花城眉眼弯弯:“好。”

  师青玄看到这个笑打了个寒颤,又下意识地挤到贺玄身边去了,后者想躲,末了还是主动靠近了一些。

  而引玉看上去则很想杀了权一真。

 
 

 

评论(31)
热度(576)

© 甘南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