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太子退圈好多年6

#架空娱乐圈
#双玄+花怜

6

  节目拍摄结束后,花城谢怜二人告别其他成员,直飞北京。

  总裁很忙。

  虽然重出江湖,但花城本职还是个霸道总裁,哪怕这位霸道总裁在谢怜签约极乐坊以后已经做出了堪比贺玄绝食裴茗禁欲的诸多不可思议之事导致极乐坊股票起起伏伏三百员工人心惶惶担心那个走路带阴风的总裁被人夺了舍。

  谢怜也忙。

  他在基本玩会了智能机以后就开始在微信群发各种养生妙招优美小诗毛主席语录99.9%的人都不知道,并且获得了大伙的一致无视后仍不折风骨不觉尴尬,着实为娱乐圈这口大染缸内的一股蒸馏水。

  “哥哥,要登机了。”花城把笔记本一按,卡着点儿结束了视频会议。

  两人订的是头等舱,关上门就不会有外人打扰。一人处理公司事务,一人听歌,相处得十分和谐。只是没过两小时谢怜就困了,在镜头下拍摄一整天,竟是比收一个月破烂还累上十倍。

  他捂着嘴打了个哈欠,身旁的花城立马被这猫一样的小动作给撩到了:“哥哥想睡了?”

  “嗯。没事你忙吧,我不打鼾的。”谢怜说完就闭眼躺倒了。

  结果一阵窸窸窣窣后,花城竟是也在谢怜身边放平椅子躺下了,还问了句:“要毯子吗?”

  谢怜摇头,“你冷吗?”

  花城道:“我听哥哥的。”

  实际上头等舱的两把椅子靠得极近,一旦把中间的把手拿开,两人几乎是相拥而眠。谢怜听呼吸频率知道花城没有睡,沉默片刻,睁眼看向他,又被这俊朗的面容闪了闪神:“……三郎啊。”

  “嗯?”

  “我总觉得自己还在梦里。”明明前一阵子还在收破烂,现在却能站在摄像机面前与诸多大咖谈笑风生:“我很感谢你能给我这次机会,但是我不知道能不能做到你想象中的地步……”

  花城道:“你能。”

  谢怜道:“以前君吾也跟我说过差不多的话,但我还是跌下来了。”――“此子将来,不可限量”,这是他当年去面试第一个角色时君吾给他的评价,“不要把人想得太美好,期望越大,失望越大,万一哪天我又掉下去了……”

  花城打断他:“你不会。”

  他的语气太过笃定,但谢怜却听不出敷衍或者奉承,不免一怔。

  花城又道:“我不相信其他人会长久不衰,但我相信你能做到尽善尽美。”

  谢怜想否决的话这下硬生生地全给咽了回去。哪怕是在当初自己人气最鼎盛的时代,也没有粉丝或者同行说过这样的话,反而是跌落谷底后,刺伤他的话比昔日的赞扬程度要深刻百倍。

  他鼓起勇气问花城:“……当年,你知道吗?”

  花城眼神微沉:“我知道。”

  所以我不忍星星被埋没在泥潭之中,我要让他重回巅峰、走得更远更高。

  他的声音在这一刻竟有些沙哑,是情绪被压抑到极致的冷静而不自持:“……你怎么可能呢。”

  他们二人的谈话若是被别人听了,也只觉得是在打哑迷。谢怜闻言,却觉得心口酸酸胀胀,又温暖极其,他拍了拍花城,笑道:“没事,都过去了。我很谢谢你,不过现在还是睡吧,你看你眼睛里都有血丝了。”

  花城也笑:“听哥哥的。”




  《勇闯半月关》播出后,谢怜的微博从默默无闻一下子成了百万大V。

  他本身颜值就不低,哪怕是“高龄小鲜肉”也吸了一大票颜fan。再加上他在综艺里虽然一开始放不大开,但那么多大咖在,太彰显存在感反而会被人喷出风头,再加上后来的射箭和真心话大冒险中的表现,又涨了一大波粉丝。更有不少花城的老fan,正主息影转幕后这么些年只能靠着旧资源过日子,这下基本是疯的疯叫的叫,被花城和谢怜的“兄弟情谊”萌得死去活来,统统怒转cp粉。

  这些不常上网的谢怜当然不知道,他正在对他的第二个综艺本子发愁:《案板上的China》。

美食节目,当然就要有明星露一手。谢怜不是不会做饭,只是他做的饭从来没有人夸过好吃,甚至被称作“生化武器”。

  花城听了,却自告奋勇:“我来试吃,如何?”

  谢怜为难道:“这不好吧?”

  花城道:“只要你做的,我都觉得好吃。”

  谢怜虽然很感激他的英勇献身,但这样一来就更不能听他的意见了。正巧师青玄在这边拍广告,便乐呵呵地拖着同行的贺影帝来做客。

  谢怜现在是住在极乐坊的员工宿舍里,虽然如此,也比他收破烂时期的房子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师青玄一进屋就感觉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味道,吓得倒退三步,撞到贺玄胸膛上:“呔!哪来妖邪!”

  前来开门的花城用怜悯的眼神看着他。

  师青玄捂住鼻子站正:“我在背台词儿呢。不过这味道也太难闻了吧,你们是不是刚刚在杀人藏尸呐?”

  谢怜从厨房探出头来:“青玄,贺影帝,欢迎欢迎。”

  他手上托着一盆难以言述的东西,师青玄纠着眉头看了半晌,“老谢,你做的?”

  谢怜点头:“万紫千红小炒肉。”

  那玩意的全貌展示出来的时候连贺玄也一脸接受不能,偏偏花城夹了一筷子,吃得面不改色:“哥哥,咸了点。”

  师青玄半信半疑地也跟着夹了一筷子:“这……”

  谢怜忙道:“青玄,吃不下就别试了吧,我知道做得不好吃。”

  师青玄一听,立马视死如归地吃了下去:“没事,没事,我俩谁跟谁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结果吃完他就忍不住吐了出来,死死抓住想要撤退的贺玄的袖子,也就只有他才敢对贺影帝这么做:“贺哥!贺哥!贺哥你不能走!!!!!!!!”

  贺玄用眼神询问花城:这个算工伤吗?

  花城挑眉。

  贺玄:“……”

  片刻后,二人光荣阵亡。

  谢怜叹了口气,准备把菜倒掉,花城却道:“别浪费了,我来吃。”

  谢怜有些怀疑:“三郎你真的吃得下?”

  花城又重复了一遍:“只要你做的,我都觉得好吃。”

  谢怜失笑,“我以为你是在逗我的。”

  花城挑眉,道:“我对谁撒谎,也不会对你。”

  谢怜呼吸一滞。

  恰好这时师青玄爬了起来,哆哆嗦嗦地要水喝,打破了这暧昧的气氛,花城眼观鼻鼻观心,主动提出去洗碗收拾厨房,不一会就传来哗啦啦的水声。而这边一阵鸡飞狗跳之后,三人终于安然坐下,就是师青玄还有点打嗝:

  “老谢啊,听说你也、嗝,接了《天官赐福》?”

  “也?”

  师青玄不知道从哪掏出把扇子,一边扇风一边道,“我演的是男四,嗝,风师。贺哥客串黑水沉舟。”

  谢怜已经把剧本读过三遍,师青玄本身就长得俊逸,扇子在手,还真的像极了洒脱开朗的风师。他笑道,“那真有缘。我演的是太子,就是不知道血雨探花是谁。”

  《天官赐福》是一部双男主剧,一位是仙乐太子,一位是被戏称为“太子妃”的鬼王血雨探花,两人在剧中还有好几场吻戏。贺玄闻言,不由得把目光探向厨房。师青玄则把扇子一收,惊讶道:“你不知道?”

  谢怜茫然:“……对啊。”

  师青玄恨铁不成钢地道:“刚就在你边上坐着呢!”

  还能是谁?还能是谁!

  谢怜脑内轰的一下炸开了。


――――――――

怜怜过去我会讲的!

评论(19)
热度(355)

© 甘南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