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太子退圈好多年7

#架空娱乐圈
#双玄+花怜(本章无双玄)


07

    重新介绍一下:谢怜,男,演员,曾因丑闻被封杀,现签约极乐坊,《天官赐福》男主之一。

    十七岁的谢怜年轻气盛洁身自好,立志做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天山雪莲从来不乱搞滥交,又因为当时年纪小,所以公司并没有给他安排过任何吻戏激情戏,怕对印象不好。故他九曲十八弯的演艺生涯中,并没有向任何人送上初吻的机会――直到如今。

    【他这辈子还没有被谁这样对待过。一来没谁敢,二来没谁能。可是这人身如鬼魅,出现得太快,他完全没来得及防备,就落到这么个境地了,一时手忙脚乱要推开对方,却呛了好几口水,“咕噜咕噜”水晶珠子般的水泡一串一串从他口中冒出。这在水下可是大忌,于是对方将他的腰搂得更紧,两人身体贴得更近,双唇也被牢牢封住……】

    “――啪!!”

    谢怜光是看到这就一阵脸红心跳,忍不住合上了剧本。倒不是文字描写有多入骨,而是他将要亲吻的对象正在自己身边。

    那天师青玄和贺玄无意揭穿了“真相”走后,花城以“对戏”的名义时不时来谢怜这坐坐,甚至是借宿。不得不说,花城的戏感极好,张弛有度,谢怜也很多年没有棋逢对手的感觉了,两个人总一演起来就忘了时间。

    “哥哥才厉害,一个眼神就能让我入戏。”花城轻描淡写地道,“我没什么天分,只能努力练习了。”

    谢怜难免惊讶,他觉得花城像是那种天赋型选手,毕竟这个年轻人给了自己太多与年龄不符合的安定感,好似无所不能,所以先入为主了也说不定。他很快调整好表情:“其实我觉得吧,比起天才,努力的人才更值得钦佩。如果你真的没什么天分,能到这个境界,那真是相当了不起了。”

    花城笑道:“哥哥可别夸过了。”

    话虽如此,他的眼睛却是闪亮的。

    谢怜干咳一声,有点不好意思:“那……那我们来对下一场吧。”

    他翻开剧本:

    BOOM。





    花城凑过来,下巴几乎搭在他肩上:“怎么了?”

    谢怜身体一僵,被他在耳畔的吐息撩得云里雾里,话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说出来也不像是自己说的:

    “呃……这个地方我不太懂……好吧其实我懂但是我,咳咳,不、不大会……”

     花城也不揭穿,只是声音中笑意更浓:“这方面,我倒可以当哥哥的老师。”

    谢怜心想你居然经验这么丰富的吗……一边又耳根滚烫,于是微微撇开了脑袋:“那就麻烦你了。”

    哪知花城又蹭上来:“我可是要收学费的。”

    谢怜:“我片酬还没发……”

    花城:“我要的不是钱。”

    谢怜一怔。

    好歹也是个老……成年人了,不像十七岁时那样懵懵懂懂。即便再没经验,也知道是什么意思。过去他就曾因为这类事情跌落谷底,也一度对这个黑暗的圈子感到愤懑绝望,但出乎意料的,谢怜现在并不对这句话感到抗拒。

    难道自己这些年变了这么多吗?

    花城说完这句话以后就没有再开口,只是静静地站在谢怜身后,等待着他的回答。但只要谢怜一回头,必将看到他来不及收敛的慌张不安。

    “三郎。”

    “嗯。”

    “我……”

    “我开玩笑的――!”

    两个人同时开口,花城却语速更快,抢了先机。

    谢怜:“……”

    这下谢怜说好也不是,说不好也不是,整个人尴尬得都快疯了。他难免带了一丝恼怒地瞪着花城:“你怎么能拿这种话开玩笑?”

    花城忙道:“我的错,我以后再也不乱说这种话了。”

    谢怜是真的生气了,但气不过五秒又觉得自己实在太大题小做。花城有点小孩子心性自己不是知道的吗?人家都说是开玩笑了,再揪着不放实在显得肚量太小。他只好转移话题,飞速把这事儿翻篇:

    “你没错。我是想说,我们先来对戏吧。……对了,是借位还是替身?”

    “这个导演比较追求真实性,我猜是真人上阵。”花城顺着他的台阶下,道,“不过不用演太用力,这里追求的是初吻的青涩感,正常发挥就好了。”

    说着他已一手虚搂在谢怜腰上。这一幕本是在水下演的,谢怜猝不及防一惊,抬眼对上花城极幽深的眸子,倒真有种四面八方都是水的窒息感。

    可惜花城并没有给他缓冲的时间,直接吻了下来。

    花城的唇是冷的,宛如一块冰封在谢怜唇上,舌头带着不送抗拒的力度撬开了他的牙关,但又丝毫感受不到暧昧,亲得极有分寸。一吻结束,谢怜按照剧本上写的要推开花城,刚刚分离,却又被花城摁着脑袋压回来继续亲。

    “唔!!!”

    四唇再度紧紧相贴,谢怜脸都是烧的,被亲得晕晕乎乎,没力气推开他,只好放任自流,任花城作妖。

    说实话,刚开始的震惊紧张过后细细品味,其实并不难受,甚至很舒服,仿佛灵魂都在缱绻缠绵,仿佛世界中只有彼此。怪不得有那么多人爱对喜欢的人亲来亲去。

    片刻后,花城终于放开了谢怜。

    “如何?”

    “我我我……”谢怜脱口而出,“我有点饿!”

    花城:“……”

    “我还有点困……不是。我,我……你吻技很好!”

    花城挑眉:“谢谢。”

    他这么坦诚,谢怜更不知道如何接话了,只好低下头狂翻剧本,结果发现这一场居然是有两场吻戏,怪不得花城又把他摁了回去。

    看到这里,谢怜心里也释然了大半。花城为他倒了一杯水,道:“用漱漱口吗?”

    谢怜摆手:“我没事。”

    花城看他脸色除了红了些,确实无异:“剩下的明天再说吧,今天你先好好休息。”

    谢怜愣了:“明天?”

    花城道:“后面还有好几场吻戏,不过我估计拍的时候会删掉几个。”

    谢怜知道他这是要走了,本能想留他别走,可这股子冲动一到喉咙口又给咽了回去:

    “……明天见。”

    花城点点头,毫无破绽地笑道:“明天见,哥哥。”

评论(26)
热度(239)

© 甘南天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