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太子退圈好多年8

#娱乐圈PO

我回来了,老实说不太知道怎么写(

前文点我头像


8

 

    凌晨三点。

    谢怜猛地从床上坐起,烟盒就放在床头柜上,他用手指在外壳上虚虚摩挲了一圈,又好奇地晃晃,发现里面差不多只剩下了两三根。

   烟盒是花城白天离开时遗落的,谢怜也是打扫卫生时才发现。虽然花城看上去小,又爱一口一个“哥哥”,但到底是年纪轻轻就在娱乐圈站稳脚跟并一手打下极乐坊江山的人,有烟瘾也挺正常,所以谢怜也不怎么在意这个。

    只是……年岁一大,难免会回想起过去的事。

    一瞬间,室内有火光闪过,又转瞬即逝。袅袅烟雾模糊了视野,谢怜仰起头,将最脆弱的脖颈暴露在如水月光下,形成一副构图极冷的画面。

 

    悲剧总是充满美感的,就好比濒死的天鹅。

    谢怜利落地收腿,完成最后一个舞蹈训练的动作,朴素的白色运动服在他骨架纤细且肌肉匀称的身上居然显出了名牌风范,把旁边的舞蹈老师看直了眼:“你……你学过芭蕾?”

    “小时候学过一点而已。”谢怜接过毛巾擦汗,“麻烦您再把节奏调快一点可以吗?”

     “这没问题。不过你身体吃得消吗?”

     “请您放心。”

    音乐再度响起,虽然在场的人不多,但在谢怜练舞时,基本都处于屏息凝神的状态。而花城恰巧是在谢怜训练中途进来的,没出声打断,只是默默地站在门口看着,反倒是把舞蹈老师给吓了一跳:“花总?!您——”

    “别出声。”

    “……”

    《天官赐福》中有不少动作戏,不是上天就是遁地,体力自然很重要。虽然董事会对花城直接挑人、而且还是挑了个被雪藏封杀多年的人挑大梁的做法感到不满,但最终还是选择了观望,而花城怎么会不知道他们都在打些什么算盘:要是这次《天官赐福》的票房惨淡,估计就有理由合伙来批斗自己了,毕竟自己在他们看来还是太年轻。所以刚刚结束会议的花城脸色绝对算不上好看,在这种时候,他只想看看谢怜。

    宽敞的练功房内,阳光从窗帘的缝隙间钻进来,青年脸上因此光影交错,那双清润的眼睛被衬得尤为明亮。

    身旁的舞蹈老师眼睁睁看着他神色由阴转晴:“……”

    虽然传闻是花总包了谢怜,但这样子,怎么看都像是谢怜驯养了花总啊??

    跟在花城身后的还有贺玄,捧着杯一点点,看了一段时间后对花城道:“他一点也不像退圈这么多年的人。”

    作为当今最具分量的影帝之一,贺玄看人还是很准的,那天在综艺节目的录制时,他还只是觉得谢怜身上有种很干净的感觉。这种干净不同于师青玄的少年意气,而是被岁月洗去了铅华。

    但今日再见,他又发现了谢怜身上新的一面。不张扬,并不代表谢怜身上没有光芒。

    花城只是说:“哥哥天生就是干这行的。”

    不仅如此,还应该是走到最高点的人。

    他记得十几年前,在《白衣祸世》的片场,正在收拾自己惴惴不安的心情时,却突然见到了谢怜。

    他们在这部片子里没有共演,但花城就是奔着谢怜才卯足劲争取到的无名这个角色,就是为了离谢怜更近一点。然而在那时,那些不好的流言已经闹得满城风雨,亏得取景地点位于深山老林里,剧组众人几乎是与世隔绝,才没有影响到拍摄。

    几乎。

    刚刚结束一场打戏,谢怜看上去是真的累狠了,随便找了个角落就躺了下去,眉宇间是掩藏不住的疲惫。花城正想凑近一点,刺耳的言语却如锥子一般猝不及防地扎进他耳朵里:

    居然是个兔儿爷……

    啧啧啧,怪不得这么一帆风顺,也不知道是不是……嘿嘿嘿,你说呢?

    有什么好说的,你这么感兴趣你要不去约他试试看?

    别啊,我才不想捡别人的。

    那就走啊!累死了,他拼命给谁看啊,陪导演睡一晚不久不会挨骂了吗——

 

    音乐骤停。

  “花总,你没事吧?”

  “……”

    见他没有反应,舞蹈老师又弱弱地解释了一番:“我见您刚刚脸色不咋的…..”

    谢怜也注意到了这边,朝花城挥挥手,刚刚剧烈运动过的关系脸有点儿红,青春得很,看不出真实年纪。花城也朝他挥手,无事人一样地笑笑。

    “三郎。”

    “哥哥,等下有安排吗?”

    本来还对昨天那一吻心存芥蒂的谢怜只是想打个招呼,但听这话的意思,花城是要约自己出去?

    他只愣神了片刻就从善如流地应下:“你等我换身衣服吧。”

 

 

 

    “这个是三郎落在我那的吧?”

    花城接过看了一眼:“一盒烟而已,哥哥想要大可拿去。”

    “咳咳,”谢怜尴尬地干咳:“不好意思,擅自动了你一根……”

    花城温和地笑笑。但按照谢怜的想象与对花城的了解,他原以为花城至少会问上一句……

    “三郎烟瘾很重吗?”

    “偶尔抽一根而已。“花城说:”抽烟对身体不好,我知道。“

     接下来的话被抢了,谢怜莫名一噎。他感觉今天的花城不大对劲,然而在面对自己的时候,又依旧是那副样子。他不自觉地花了更多心思偷偷打量着对方,虽然他总把花城当弟弟看,但花城自身的魅力与荷尔蒙又生生打破了这个桎梏,这大概就是处于这个年纪的好处吧,在男生与男人之间可进可退。如果花城现在不是幕后,那么必定是在上到八十岁老奶奶下到十岁小女孩心里放火的芳心纵火犯。

    花城说完以后,就敲出一根烟,熟稔地点燃。他抽烟的时候有一种独特的性感,嗓音也给烟草薰低沉了几分:

    “哥哥。“

    “嗯?“

    花城这次犹豫了一会才道:“哥哥……可以帮我戒烟吗?“

    原本提心吊胆的谢怜听到这里,面对这出乎意料的提问,忍不住失笑出声。花城却一把抓住他的手,力气大得像一副手铐,却又极力压制着这个动作透露出的情感沉入不见天日的海底。他如同被老天剥夺掉了直视光明的权利,在黑暗的世界里日复一日的颠簸流浪,直到抓住谢怜:


    “我刚刚对哥哥撒谎了。“

    “我的……很重。“



-tbc-

怜怜低谷期大概是抽烟喝酒五毒俱全的状态??妄想妄想.....

这个瘾大家都知道是指什么吧

花花是怕重复蹈辙

评论(8)
热度(119)

© 甘南天 | Powered by LOFTER